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点文】[韩叶]那对师生的二三事

 @♚一叶之秋 韩叶师生梗,韩老师x学生叶,会有下文

 

1.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叶修觉得他最近有点不太对。具体哪里不太对他也说不出来,就是吧,最近他总是忍不住盯着他的班主任看,一看就是一节课。这样不行啊,叶修同学严肃的转着笔想道,再这样看下去很影响学习啊。

 

“叶修,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韩文清敲着黑板盯着叶修,显然对他的走神很不满。

 

叶修大大方方的站起身,回答个问题而已嘛,有什么难度……呃。

 

叶修同学真诚的看着韩文清道:“韩老师,今天天气不错。”

 

在同学们的哈哈大笑中,叶修险些被韩文清的眼神杀的片甲不留。

 

好吧,我们的叶修大大其实是个学渣来着的。

 

 

2.

作为一个正常的中学生,叶修也时常会被一些青春期的烦恼困扰着,比如,做春梦什么的。其实吧,做春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做春梦的对象就在你隔壁房间而且还在你醒来之后出现在你眼前,你看,这不就很尴尬了吗。

 

“韩……韩老师。”叶修抱着被子可怜兮兮地看着韩文清,企图用装可怜来逃脱韩文清的制裁。

 

韩文清冷笑一声,将一整本五三扔到叶修面前,毫不留情道:“有时间在这边想七想八,不如把这本习题做完,一星期后我来检查,要是正确率低于60%你就看着办吧!”

 

“我的天!”叶修哀嚎的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啊。

 

 

3.

作为一个学渣的中学生,叶修对于做题这种事实在是深恶痛绝,要知道,比起花时间去和什么复数函数战斗,叶修宁愿花时间去韩老师的房间偷看韩文清洗澡。

 

哦,虽然每次叶修试图这么做的时候,都会被韩文清明察秋毫的揪住衣领,扔到书桌前做更多的习题。

 

“胆子不小啊叶修,前几天才被我抓住,怎么?罚的不够重吗。”韩文清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恶狠狠的提着叶修说道。不是韩文清脾气不好,实在是叶修太欠揍,自以为自己偷偷摸摸的看没有发现,其实在叶修一进房门就被韩文清透过砂玻璃看的清清楚楚了。

 

“韩老师,误会,都是误会,我是来找你问题的。”叶修挥舞着手中的练习本义正言辞地解释道。韩文清才不会理会他的解释,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他再相信叶修他就是小狗。

 

或许是叶修挣扎的动作太大,就在韩文清打算把叶修扔到书桌前好好给他布置一些课外练习免得他老作死的时候,韩文清围在腰间的浴巾被叶修一个不小心踢掉了……

 

呃……

 

叶修捂着鼻子,衷心的夸赞道:“韩老师,你那啥,挺大的哈。”

 

将叶修咻的扔到床上,韩文清露出一个让人胆寒的微笑。

 

叶修没忍住打了一个寒颤,夭寿哟,要出大事情了!

 

少年,你体会过绝望吗。

 

 

4.

作为一个刚刚晋升为班主任的老师,韩文清自认为自己是比较称职的。每天兢兢业业的为学生传道受业,至于解惑,韩文清有些不想承认,自从他当了老师之后,就没有学生敢来问他问题,这一点让韩文清十分不解。

 

他也曾问过寄养在自己家的叶修,叶修听罢只是很同情的摇摇头,一副老子知道答案但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看的韩文清没忍住一个脑蹦打了上去,蹦的叶修嗷嗷叫着逃走了。

 

其实也是有学生来问韩文清问题的,那就是叶修。不过在韩文清眼里,那个小子其实只是找个理由来接近自己,根本不是真心来找自己问问题的。韩文清叹了口气,难道自己真的长得那么可怕吗。

 

韩文清的这个疑惑在有一天他无意间听到叶修和喻文州的一次对话终于得到答案。

 

“叶修,我这道题不太懂,你说我要不要去问问韩老师?”喻文州捧着作业本皱眉道,这道题他纠结半天了还没纠结出来,为了不浪费时间,他只好求助于老师了,不过在听了不少关于韩文清的传言之后,喻文州打算在去找韩文清之前先问问和韩文清关系最好的叶修,探探底总是好的。

 

“千万不要啊文州,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叶修一脸严肃的说道。

 

似乎不太明白叶修的意思,喻文州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韩老师超级凶的,你都不知道,我之前找他问问题,他骂我骂的有多惨。”叶修说着还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会吧。”喻文州有些迟疑,“韩老师感觉不是这样的人……”话说到后面,喻文州也有些没底,实在是韩文清的脸吧,太有杀伤力,不了解的人看到他真的会误会些什么。

 

“总之你听我的就对了,对了,你要问问题,可以去找隔壁班的肖老师啊,他脾气很好的。”叶修一脸我是为你好的表情劝着喻文州。

 

喻文州点点头,幸好提前问了叶修,不然去问个问题还要被臭骂一顿也是冤。

 

看着喻文州离去的背影,一直保持严肃表情的叶修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或许是叶修笑的太沉醉,以至于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出现在叶修面前的时候,叶修还没有发现。

 

“哈哈哈哈……咳咳咳,韩老师,下午好啊。”叶修揉着腮帮子口齿不清的和韩文清打着招呼,脸上没有丝毫被人戳穿谎言的不自在。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忍住在众多学生面前打人的冲动,气冲冲的回到了办公室,这破孩子!回去给他等着!

 

 

5.

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几个怪谈,荣耀中学也不例外。这天,正准备在考试前准备小抄的叶修被好友黄少天神秘兮兮的拉到一旁说悄悄话。

 

“干嘛啊这是,弄得这么神秘。”叶修揪着做到一半的小抄不满的说道,他小抄还没弄完呢,什么事不能考完再说。

 

“哎呀,我不是怕你考完没心情吗,你看你哪次考完试之后有精神。”黄少天补刀道。

 

叶修捂着胸口愤恨的看着黄少天,学渣怎么了,学渣就没有自尊了吗,考砸了还不允许别人低落一下是吧!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讲,不然小心我揍你。”叶修恶狠狠的威胁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黄少天也不废话了,直接切入正题,这对黄少天来说还是蛮难得的,要知道之前的黄少天在说事情以前肯定会先bb个几分钟,直到把人弄得烦不胜烦才开始讲正事。“多媒体教室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叶修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韩老师经常用的那间吗?”

 

“我和你说啊,那间教室,有鬼!”黄少天脸上带着一丝兴奋,叶修寒毛竖起,有些不寒而栗。

 

“有鬼?怎么可能,我们可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信仰马克思主义,可不许乱说。”叶修嫌恶的甩开黄少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准备走人,就知道黄少天说不出什么好话。

 

“诶叶修我还没说完呢,你别走,你是不是怕了?”黄少天追上叶修再次搭住他的肩膀说道:“走什么走,怕就直说。”

 

叶修白了黄少天一眼,不屑道:“谁怕了,这种莫须有的东西。”

 

“不怕就好。”黄少天悄咪咪的凑到叶修耳边说道:“今天我和张佳乐打算晚上留在学校看看到底有没有鬼,你来不来?”

 

“不来,无聊。”叶修干脆拒绝道。

 

“真不来?”黄少天不死心地说道:“你就不想韩老师探探底?万一真有鬼呢,韩老师可是经常一个人在那间教室备课的。”作为叶修的好友,他还是知道一些叶修对韩文清的特殊感情的。

 

叶修有些迟疑,这倒是,这种东西他本来是不信的,不过万一真的有那些脏东西的话……

 

“那……我知道了,我来。”叶修一咬牙,答应了。不就是在学校呆一晚嘛,有什么可怕的,叶修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努力忽略自己身上不断冒出的鸡皮疙瘩,和黄少天并肩回到了教室。

 

 

6.

“你要和黄少天住一晚?”韩文清从教案中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叶修,“能说说理由吗?”韩文清问道。

 

“呃……我说我们为了讨论学习老师你信吗?”叶修不自在地摸摸鼻子道。

 

韩文清面无表情,“你觉得我信吗?”

 

“必须信啊!我们这么爱学习!”叶修抬起头拍拍胸脯。

 

韩文清扫了眼这次考试排名,似笑非笑。

 

“咳,那是意外。”叶修试图挽回在韩文清脑中自己的印象。

 

“是啊,意外了那么多回,怎么没见正常过。”韩文清环抱双臂看着叶修说道,他倒是要看看叶修还能给他说出什么花来。

 

“哎呀,韩老师,我就住一晚,一晚就回去!”叶修摆出乖乖的表情看着韩文清,希望韩文清能看在他这么乖巧的份上放过他。

 

“同意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和所有老师一样,韩文清也十分喜欢问叶修理由。

 

理由,又是理由。叶修忍不住腹诽,要是每件事都要理由,那就不会有冲动存在了。

 

“我们,其实是为了研究宗教。”叶修灵光一闪,快速说道。

 

韩文清有些卡壳,宗教?

 

“什么?”韩文清忍不住问道。

 

“是的,我们对道教的文化很感兴趣,黄少天最近找了不少资料,所以我才想去他家看看。”叶修说的真诚极了,韩文清怀疑地扫视着叶修,似乎在衡量他话中的真实性。片刻后,韩文清缓缓的点头,算是答应了叶修的要求。

 

叶修在内心欢呼着,面上低调地对韩文清道谢。

 

嘿嘿,抓鬼是道士的天职,他们去看多媒体教室有没有鬼,不就是在研究道教文化嘛,自己也没说错嘛~叶修洋洋得意的走出办公室,对着早就等在门口的黄少天和张佳乐比了个V,老叶出马,轻松拿下啊。

 

在叶修走出去之后,韩文清拿出手机给黄少天的母亲打了个电话,电话毕,韩文清对着叶修离去的方向摇摇头,姜还老的辣,这小破孩怎么就不明白呢。

 

评论(9)
热度(92)
© 小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