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点文】[韩叶]万万没想到我的伴侣是一只仓鼠精

其实是 @爻落🍁 最初的点文,想了想还是写了这个梗,因为仓鼠叶实在是太萌了啊!!!!阿爸之后还要养一只银狐!就叫小叶子好了,嘿嘿嘿,可能有下

 

 

 

韩文清一进门就感觉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但是具体哪里不太对他也说不出来,只是一脚跨进客厅之后,迎接他的不是热腾腾的泡面,而是黑漆漆的客厅这一点实在是很不寻常。

 

“叶修?”韩文清疑惑的开口。

 

“老韩,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叶修的声音从沙发处传来,韩文清皱了皱眉,他总觉得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你为什么不开灯?”韩文清在黑暗中摸索着开关,好不容易找到了,就听叶修急速的开口道:“等等!你先别开!”

 

韩文清一顿,停下动作。

 

见韩文清没有开灯的意向,叶修松了口气,说道:“你等等再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韩文清无语,“什么事情非要在这种情况下说。”

 

“……”叶修沉默片刻,说道:“这不是给你一个心理准备嘛。”

 

“那你说吧。”韩文清环抱双臂,他倒是想看看叶修能说出什么花来。

 

“老韩,我必须要和你说——”叶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重,“我是一只仓鼠精。”

 

“……”

 

“叶修,那我也和你说一个秘密。”韩文清面无表情的说。

 

“什么?”

 

“其实我是一只猫妖。”

 

“……”空气中的气氛似乎有些凝重,叶修略带干涩的嗓音响起:“老韩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吧。”

 

韩文清无语开灯说道:“当然是开玩笑的,这世界怎么可能有什么妖精……”韩文清话未尽,就见原本应该坐在沙发上的叶修竟然不见人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圆滚滚的仓鼠。

 

 “叶……叶修?”韩文清不敢置信。

 

仓鼠上下摇动着头,非常冷漠的开口:“对。”

 

扶着玄关处的柜子,韩文清觉得他今天大概是进了一个假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文清捧着仓鼠,一脸严肃的拷问。

 

“我说了,我是一只仓鼠精。”叶修无奈的举爪。

 

“你难道不是人类吗?”韩文清还是不敢相信。

 

叶修无语开口:“我觉得我这模样是人类吗。”

 

韩文清闭闭眼,他觉得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和他同居了5年的伴侣竟然不是人类!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件事更坑爹的吗!

 

“对了老韩,我先和你说,我最近出了一点意外,大概是不能变成人形了。”叶修又爆出一个重磅炸弹。韩文清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小兄弟,沉痛的发现,更坑爹的事情来了……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韩文清问道,“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出了什么意外?”

 

叶修的声音有些尴尬,他搔搔胡须,开口道:“我……发情期到了。”

 

“……”韩文清沉默了,他发现,他今天或许就不该回来。

 

“那我要给你找只母仓鼠吗。”韩文清的声音有点冷,显然现在不太高兴。

 

“不不不,不需要,只要渡过这一周就好了,区区发情期,还奈何不了我。”叶修急忙阻止韩文清,母仓鼠什么的也太可怕了,要知道仓鼠这个物种,向来是母权社会,每一种母仓鼠的战斗力都厉害的不得了,叶修实在不想去招惹什么母仓鼠。

 

“那就好。”韩文清的声音明显温柔了许多,叶修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及时表态,不然韩文清肯定会误会什么。

 

问清楚目前的情况,韩文清总算有精力观察被他捧在手里的仓鼠到底什么样子的。一身雪白的皮毛中缀着点点灰,圆滚滚的眼睛无神的望着前方,小胡须随着蠕动的唇瓣不住的抖动着,看起来萌极了。韩文清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被他捧在手里的这货真的是叶修吗?

 

“老韩。”

 

“干嘛。”这货绝对是叶修,这叫个名字都能让他心痒痒的人绝对是叶修没错。

 

“你怎么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瞒着你我是一只仓鼠精的事?”叶修问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叶修也有些忐忑,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妖精和人类在一起,韩文清是人类,自然也不例外,这次因为发情期的缘故不得不现出原形,叶修本可以找事情忽悠过去的,可是他忽然想知道,要是韩文清知道自己是一只妖精会怎么样,会离开自己吗,还是……接受自己。叶修想知道,所以他决定冒一冒险,要是韩文清真的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份……叶修在心里苦笑,那也只能离开了。

 

韩文清沉默片刻,道:“你其实是想问我能不能接受你是一只仓鼠精是吗?”

 

被韩文清看穿想法,叶修也不意外,他们之前本就是特别了解对方,所以韩文清能轻而易举的看穿自己叶修并不意外。

 

“其实还好,只要你还是叶修就好。”韩文清说道。他是真的觉得没什么,除了最开始因为这件事震惊了一会,韩文清对于叶修是妖怪这件事接受度高极了,大概因为这人是叶修吧,韩文清想,换了别的人,估计自己早就大步离开了。

 

叶修觉得自己心口热热的,他鼻头轻蹭着韩文清的手心,蹭的韩文清心里痒痒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叶修后背的毛,韩文清问道:“叶修,你是什么品种的仓鼠?”他记得仓鼠也分不同种的。

 

“我是银狐。”叶修说道。

 

“哦。”其实韩文清也就是随便问问,他连银狐是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两人傻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能做,实在是有些无聊,所以韩文清才随便找些话题聊聊。

 

“那你们仓鼠精就你一个吗?”韩文清发誓他真的只是随口一问,他是真没想到叶修的答案会让他如此的震惊。

 

“不啊,我们族人还是蛮多的,只不过我们喜欢独居不太容易聚在一起而已。你认识的人中就有几个,像是少天,他是金狐,王杰希是紫仓,我想想,还有谁啊……”

 

“好了别说了。”韩文清赶紧打断叶修,他是真不想知道谁还是仓鼠精了,以后遇上了还怎么直视!物种不同怎么玩耍啊!

 

“对了,老韩,你刚刚说你是猫妖,我真是吓死了,要是你真是一只猫妖,我绝对会跳窗逃跑的!”叶修抱怨着开口,“幸好你只是在开玩笑。”

 

韩文清沉默,其实他蛮希望叶修只是在和他开玩笑来着的。

 

“猫妖什么的太可怕了,我真的很佩服少天,他竟然能和一个猫妖呆一块那么久,爱情的力量还真伟大啊。”叶修无知无觉的扔出了一颗炸弹。

 

???!!!!

 

“还真有猫妖?”韩文清震惊的问道。

 

“当然啦,仓鼠精都有,猫妖又有什么稀奇的。”叶修一副你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开口。

 

韩文清有点想捂胸口,他艰难地开口:“那你告诉我联盟中有多少是人类。”

 

“大部分都是人类,也就小部分是妖怪吧。”叶修想了想说道。

 

韩文清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是人类比较多。

 

“也就二十几个妖怪吧。”叶修补充。

 

职业圈总共也就两百号人,二十几个妖怪,那不就是有十分之一的选手都是妖怪了吗!韩文清忽然有些心累。

 

“等等?霸图也有人是妖怪吗?”韩文清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有啊,张新杰就是,他是树懒。”叶修答道。

 

树懒……韩文清神色复杂,他实在是不能想象张新杰会和树懒有什么关系。

 

“我怎么感觉他一点都不像树懒。”韩文清忍不住问道。

 

“变成人形之后性格不一定随原型,不过孙翔例外,这家伙和他原型哈士奇一样二。”叶修嫌弃地说道。

 

韩文清默默点头,这还有些像。

 

“老韩,我累了。”叶修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仓鼠本来是夜行动物,但是为了变成人形,叶修的生物钟自然是和人类同步的,“我们睡觉吧。”

 

韩文清看了眼时间,的确是该到睡觉的时候了,“那我带你回去吧,你……今天要睡哪里?”

 

“就睡书桌上,那边不是有个小盒子嘛,你打开。”叶修说道。

 

带着叶修回到房间,韩文清一眼就看到叶修说的小盒子。他曾经问过叶修这个盒子的用处,叶修只说是装饰用的,现在看来,大概是用来装他原身的。

 

将叶修放到书桌上,就见叶修身后矫健的爬到小盒子里,往花被子里一钻,然后在被子里艰难的转了一个圈,冒出头道:“我睡了,老韩,晚安。”

 

韩文清神情有些古怪,他对着叶修点点头,转身往床走去。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韩文清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他差点憋不住在叶修面前笑出来,不是他不厚道,实在是叶修在被子里转方向的样子是在是太蠢了。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脱了衣服进浴室洗了个澡,韩文清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小小的身躯轻微的起伏着,看来是睡熟了。走到叶修身边,韩文清隔着被子轻轻落下一吻,说道:

 

“晚安,叶修。”

 

没有意外的没得到任何的回应,韩文清也不在意,他将自己埋在没有叶修的床上,闭上了眼,看来是打算睡觉了。

 

房间里,一切都很安静,不过,哎呦,怎么有一只仓鼠的看起来那么的不淡定~

 

评论(11)
热度(185)
© 小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