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一觉醒来我的挚友身体内住了一个新邻居

【15】

 

带着叶修走入商场,叶修拿出之前和黄少天的聊天记录,在一堆废话中终于提炼出了黄少天真正想要东西,叶修不耐烦的滑动着屏幕,对韩文清抱怨着:“翻和少天的聊天记录还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韩文清的表情有些扭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赞同叶修的话,说道:“他废话太多了。”

 

 叶修噗嗤一下笑出声,说道:“看起来你对他怨念很深?”

 

韩文清的神情有些不自在,他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是过于僵硬的动作到底还是把他给出卖了,叶修好奇的戳了戳韩文清,问道:“说啊,我记得你们除了比赛也没什么其他交集,唯一几次线下的还是俱乐部组织友谊赛的才有的交集吧,那个家伙是做了什么事才让你对他怨念这么深?”

 

韩文清大步往前走,就是不理会叶修,叶修若有所思的看着韩文清的背影,忽然有种想直接Q给黄少天好好问个清楚地冲动。

 

“啧,老韩这家伙绝对瞒了我什么事!”叶修一边往购物车里塞东西,一边不爽的嘟囔着。他望向前方的韩文清,见韩文清正一脸认真的比对着两件商品的价格,看着这样的韩文清,叶修心中的不满顿时就散了,算了,谁还没有一点小秘密,而且对他来说,能和韩文清发展到现在这种关系,已经是很让人不敢想象的事情了。

 

“老韩,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什么。”叶修推着购物车赶上自己前方的韩文清,两人并肩走在货架间,叶修给韩文清报名字,韩文清迅速的将黄少天想要的东西扔到购物车中,两人之间的配合完美无缺,直到——

 

“等等,老韩,纸巾的话别买这个牌子,少天那家伙只用x风的纸巾。”叶修制止了韩文清的动作,将他身旁的另一款纸巾放到了购物车中。韩文清拧着眉,语气不明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不用这个纸巾?”

 

“之前去G市度假的时候,在他家住了段时间。”叶修解释道。

 

韩文清冷哼一声,不爽地啧嘴。

 

见韩文清这副表情,叶修凑到韩文清身边,坏笑道:“你是在吃醋吗?”

 

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往左右张望了一下,忽地凑到叶修跟前,对着毫无防备的叶修轻轻的亲了上去,亲完之后,韩文清接过叶修手中的购物车,像极了落荒而逃的样子,大步往前走去。

 

叶修捂着被亲了一口的嘴,简直哭笑不得,他觉得自从和韩文清在一起之后,他似乎打开了韩文清的另外一面,不过,叶修轻笑一声追上韩文清,他不讨厌这一点就是了。

 

帮黄少天将清单上的大部分东西凑齐,叶修和韩文清推着一大车的来到了收银台前。将购物车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放到收银员面前,叶修忽然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为什么本来站在自己身边的韩文清竟然不见了?四下张望着,叶修终于在一个货架前发现了韩文清,他刚想叫韩文清过来结账,结果就见韩文清一脸严肃的拿着一包做和谐运动必备的小盒子回来了。

 

“你……”叶修满脸通红的指着韩文清,半晌说不出话来。

 

韩文清轻咳一声,故作镇定的将小盒子放到一堆物体中,非常沉稳的开口道:“一起结算吧。”

 

收银员疑惑的打量着韩文清,再转头看向叶修,恍然大悟了。她默默的低头结算着商品,嘴角的笑意怎么都退不下去。哎哟哟,自己好像知道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叶修咬牙切齿的将东西收拾到袋子里,他感觉这趟出门把他的老脸都丢光了,罪魁祸首就是韩文清这个混蛋!

 

叶修气哼哼的提着一小袋东西走在前方,后方的韩文清则苦逼的提着两大袋东西跟在叶修身后。望着前方叶修气呼呼的背影,韩文清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其实当着叶修的面买那种不可描述的东西也是为了试探他,试探他对自己是否也有这方面的意思,而现在看结果,叶修也许并不排斥他们之间能变得更亲密一些,一想到这里,韩文清心里美的不像话。

 

前方的叶修一回头,一见到韩文清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本来心疼韩文清提了那么多东西的叶修瞬间就又气的转了回去,什么啊,笑的那么奇怪,人设崩了知道不知道啊混蛋!叶修捂着发热的脸颊愤愤地想着。

 

带着一大堆东西回到集训营,叶修和韩文清将黄少天的东西往房间角落一扔,叶修抢先在韩文清之前溜进了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叶修惬意的对韩文清说道:“老韩,到你了。”

 

韩文清一脸专注的盯着屏幕,对着叶修敷衍的点点头。叶修擦了擦潮湿的发尾,走到韩文清身边,眼睛不经意的扫过韩文清的屏幕,顿时就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韩,我真是看错你了。”叶修感慨的看着不纯洁的画面在他眼前上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韩文清摘下耳机,眼中似乎藏着一团火,看的叶修整个人都热起来了。

 

“你不想吗?”韩文清平静地问道。

 

叶修语塞,他挠挠头,说道:“这种东西,顺其自然吧。”

 

韩文清低头,片刻后,韩文清抬起头,十分郑重的问道:“我们现在不是在顺其自然吗?”

 

叶修摸摸下巴,不确定的说道:“算……吗?”

 

“你看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了。”韩文清开始耐心的给叶修举例子。叶修点点头,表示同意。“现在又在一起了,而且还同床了好几晚,你说我们自不自然。”

 

叶修一噎,这逻辑似乎没毛病啊,他迟疑的点着头,就听韩文清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你蹭了我那么久……”

 

“等等!”叶修瞪大眼看着韩文清,莫名其妙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蹭你了?”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黄少天所说的要淡定不能随便发火的状态,继续“和蔼”的开口:“你难道都不记得了吗?”

 

叶修惊恐的看着韩文清摇头,他可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习惯呢。

 

“叶修!”韩文清还是没忍住破了功,在和韩家公子黄少天谈了那么久得来的经验一下子全抛在脑后,他皱着眉沉着脸抓住叶修的双臂,低吼道:“你就说你要不要和我做【哔——】就行了。”

 

“要要要,老韩你淡定一点!”叶修忙不迭的答应下来,等他被韩文清松开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木着一张脸看向韩文清,叶修语含期待的问韩文清:“我能反悔吗?”

 

韩文清俯下身子压住叶修,用行动来证明,叶修反悔是一件多么小概率的事情。

 

评论(6)
热度(44)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