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一觉醒来我的挚友身体内住了一个新邻居

【14】

 

送走了韩家公子和顾飞,叶修和韩文清的生活瞬间就变得单调起来了,每天的日常基本上都是日常训练和研究联盟收集来的各个国家的资料。

 

“老韩,你之前说的资料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叶修嘟囔着搜索着混乱的桌面,显然对资料的“消失”十分不解。韩文清无语的从一旁的纸堆中抽出一份纸质资料递给叶修,说道:“你就不能把桌面整理一下吗?”

 

叶修嬉笑着接过资料,不在意的说道:“等弄完了再整理吧,先放那里吧。”

 

韩文清拧着眉,这要是霸图的队员那么邋遢,他早就把那些家伙骂的狗血淋头了,不过眼前这个家伙,就算说了也没用吧,而且,韩文清不想承认,他舍不得。放下鼠标,韩文清默默的整理起叶修随手乱放的资料。叶修抬起头,见韩文清在帮自己收拾残局,顿觉有些不好意思,他摸摸鼻子,说道:“老韩你忙你的吧,这边我来就好。”

 

韩文清手下动作不停,头也没抬的说道:“你先弄好你那边再说吧。”

 

“好了好了,弄好了。”叶修赶忙接过韩文清手中的资料,推着韩文清的手道:“你走开走开,我自己来。”

 

韩文清无语了,自己这是被嫌弃了吗。拿起鼠标浏览起之前没看完的视频,韩文清却发现自己有些静不下心来了。眼睛瞄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叶修,大概是因为坐的久了,叶修的姿势也变得不羁起来,整个人瘫在椅子里无法自拔。于是韩文清再次放下手中的鼠标,凑到叶修身边将他摆正,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叶修却被韩文清这动作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他玩笑般开口说道:“老韩你既然这么看不惯我的坐姿,干脆让我坐到你身上呗。”叶修发誓他这句话绝对是开玩笑的,可是显然,韩文清似乎是当真的了。

 

“我擦!韩文清你干嘛?”叶修惊恐的抱住韩文清的脖颈,然后在韩文清淡定的一句“抱你”中彻底破功。

 

“我就随便说说的,你快放开我!”叶修拍着韩文清的胸膛,特不爽的说道。

 

韩文清镇定自若的抱着叶修坐到自己身上,然后将其圈在自己怀里,放了份资料在他面前,这才满意的开口说道:“就这样吧,你别动,瞎折腾什么呢。”

 

叶修简直要被气笑了,“我……我为什么这样坐着?”

 

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开口说道:“不行吗?”

 

叶修很干脆的说:“当然不行。”

 

韩文清沉思片刻,说道:“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在交往吗?”

 

叶修面红耳赤,“这和我们在交往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抱我的另一半有什么问题吗?”

 

叶修无语,他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半晌,叶修这才开口道:“我怎么觉得老韩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韩文清摆动着鼠标,非常干脆的接道:“名师出高徒。”

 

 

叶修捅捅韩文清,笑道:“你是在说我吗?”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啧,哥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叶修啧声。韩文清面无表情,“在你说出这句话之后就说明你就是了。”

 

叶修被顶了一下,一噎,然后像是看稀奇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着韩文清,说道:“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能言善辩了许多,以前的你都是行动派的啊。”

 

韩文清思考片刻,反问:“我现在不是行动派吗?”

 

叶修又是一噎,好像也没毛病。

 

韩文清平静的说道:“公子说了,对付你这种人,只要比你更不要脸就好了。”

 

叶修一脸日了狗的表情,“这公子走了还要坑我一下吗?”

 

韩文清看着叶修郁闷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倒是蛮感谢他的。”

 

叶修撇嘴,不去理会韩文清的话语,他将视线转到他手中的资料,准备将手中的资料快速解决掉。不过,和韩文清一样,叶修觉得他有点看不下去了,属于韩文清的气息一点一点钻进叶修的鼻尖,让他整个人都心神不宁了。叶修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左转右转的骚扰着韩文清,就是不肯让人好好看视频。

 

“我说你能不能安分点!”韩文清加重语气按住叶修,实在是对叶修没办法了。他觉得叶修再扭几下,他就要把持不住了,毕竟都是成年人,又因为世邀赛将近的缘故好久没有纾解了,本就憋着一股火,现在再被叶修蹭几下……

 

叶修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正襟危坐,僵着身体被韩文清圈在怀里,两人就着这僵硬的姿势保持了10分钟,最后,叶修忍不住开口了。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别看了,被弄得一点心思都没有了。”叶修不满的戳着韩文清的手臂抱怨着。韩文清挥开叶修的手,挑起一边眉说道:“是我的问题吗?”

 

叶修理所当然的点着头,“当然。”他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韩文清忍住头顶爆出的青筋,按捺住想要把怀里人揍一顿的冲动,掰过叶修的脸就是一口,说道:“下次再嘴贱,你自己看着办。”

 

叶修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颊,非常不可思议的开口:“韩文清你属狗的吗?”

 

“大概吧,另外你的脸挺软的。”韩文清诚实的说道。

 

叶修……好吧,叶修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捂着发红的脸颊,内心狂哮不止,谁!到底是谁教的老韩,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风格的!其实韩文清也有些害羞,只不过比起叶修,他更擅长用其他方式来掩饰自己的这种害羞。

 

“既然不看了,那我们就会宿舍帮其他人稍微整理一下他们的房间吧,不是说他们明天就要过来了吗,对了,这次国家队队长,还是喻文州吗?”

 

还沉浸在害羞情绪中的叶修一听到正事迅速恢复正常,他点头道:“应该是,文州有过带队经验,我们这次这个队伍的成员阵容基本没什么变化,只是可惜了唐昊,他的流氓还是挺有爆发力的,这次你的拳法师入队,只能认忍痛把他剔出去了。”

 

韩文清点点头,示意坐在他身上的叶修起身,然后说道:“走吧。”

 

扶着叶修往宿舍走去,韩文清看着叶修将要给各个职业选手的U盘甩出花来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道:“我说你还真不怕把他给甩出去。”

 

叶修刚想说话,就见他手中装U盘的袋子极其不配合的断了绳子,然后就是啪叽一声,袋子摔到了地上。

 

两人一阵沉默,韩文清斜眼看着叶修,叶修……好吧,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他现在只想找个缝让他钻一下。这破绳子,早不断晚不断,偏偏现在断了,叶修默默的将袋子捡起,抓着韩文清的衣角安静的走路。韩文清揉揉太阳穴,他怎么觉得叶修这个家伙越发的不靠谱了呢。

 

“你也就玩荣耀的时候比较可靠。”韩文清感叹似的说了一句,叶修不满的回道:“老韩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你就说我哪里不可靠了。”

 

“衣服乱堆,资料乱放,东西乱吃,睡觉还不老实。”韩文清不客气的举了叶修的四大罪状,叶修瞬间就萎了,他气哼哼的跟在韩文清身后,脑中则暗搓搓的开始想着怎么回报韩文清。韩文清没有读心术,并不知道叶修正在心里暗搓搓的设计他,他现在心里正憋着一股火呢!

 

“老韩,你在想什么呢,都快撞墙上了。”叶修拉住快撞到门框的韩文清,担心的问道。韩文清生硬的移动着脚改变方向,在叶修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中,淡定的说道:“没事,我只是在想之前你提出的那个方法还没有可以完善的地方。”叶修果然没有怀疑,反而感叹韩文清不愧是韩文清,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荣耀第一。

 

“那个不急,等文州新杰他们过来我们再一起商量好了。”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肩膀示意他放宽心,随后率先迈进宿舍,韩文清有些尴尬,他怎么好意思说他脑子里现在全都是这样那样的一些事情,完全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事了。

 

对于韩文清的反常,一向对韩文清最了解的叶修并没有察觉,毕竟这么正直的一张脸,内里却想着那么不纯洁的事情实在是太不符合韩文清的人设了。

 

“对了老韩,刚刚少天给我发了一个清单,叫我们帮他买点日用品。”叶修忽然想到什么,开口对在自己身后的韩文清说道。

 

韩文清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说道:“今晚我们出去采购吧。”

 

将选手们的宿舍简单的整理一番,叶修看了眼时间,对韩文清说道:“差不多了,老韩我们是现在出发还是再等一会?”

 

韩文清擦了擦额上的微汗,说道:“现在吧,早点买完早点回来,我们晚上顺便研究一下之前的视频。”

 

叶修点点头,拿过桌上的钱包就准备出发,还没迈出一步,就被韩文清给拽住了,就见韩文清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墨镜,递到叶修面前,说道:“你忘了这个。”

 

叶修一拍脑袋,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将墨镜戴好,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肩膀,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韩文清无奈的摇着头,说道:“是你太没防范意识了。”

 

叶修耸肩,说道:“我不是没曝光多久嘛,自然没有你们这些选手那么有经验。”

 

韩文清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只好以沉默应对叶修。而这时的叶修,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韩文清,再奇怪了拿下自己的墨镜观察起来,片刻,叶修有些迟疑的说道:“老韩,这墨镜,该不会是一对的吧?”

 

韩文清身子一僵,他凶狠的瞪着叶修,颇有些恼羞成怒的低吼道:“怎么可能!”

 

熟悉韩文清的叶修自然是不吃他这一套的,他捂着肚子笑的直打滚,“哎哟,老韩不是吧,你该不会早就看上我了不好意思说了吧?我就说上次出门的时候怎么那么多人盯着我们,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韩文清恶狠狠的盯着叶修笑倒在床上的身影,一个流畅的飞扑直接圈住了叶修,然后在叶修僵住的神情中,缓慢的露出一个微笑,“叶修,你今天还想不想出门了?”

 

叶修举起双手,识相的收起笑容投降道:“好的,我不说了,我们出发吧。”

 

韩文清冷哼一声,将叶修从床上拉起,两人终于出门了。

 

由于集训营距离商场有一段距离,叶修和韩文清向门口的保安借了一辆车,两人驱车前往商场。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带着墨镜老神在在的叼着一根烟,脸上是藏都藏不住的得意,看的韩文清是青筋直爆,耳垂红的几乎要滴血了。终于到了商场,叶修率先跳下了车,自从可以正常走路了,叶修着实是嚣张了许多,以前是能不走就不走,现在则是能走就走,整天在韩文清眼前晃来晃去,可偏生又不能干嘛,把韩文清憋的不行。两人现在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还是比较矜持的,毕竟是刚刚在一起,两人在心理上还是有一个适应过程的。不过嘛,在被叶修蹭了好几个晚上的韩文清表示,他现在有些憋不住了,这种又幸福又煎熬的感觉他是不想再感受了,韩文清决定,要在其他人到齐之前,好好的和叶修来一发和谐的运动,实在不行,收一点利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评论(1)
热度(44)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