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韩文清生贺]五年之后

叶修老师x韩文清学生 

 

 

“叶老师,我喜欢你!”韩文清的话犹如一道响雷,惊得叶修一个踉跄,手上的教材差点全部栽到地上。

 

“那个,韩文清同学,你是不是表白错人了?”叶修的手无意识的搓着书角,小心翼翼看着韩文清的神色,斟酌的问道。

 

韩文清正着一张脸,摇头,道:“叶老师,我是认真的。”

 

叶修环顾四周,因为已经放学许久,所以校园中已经没多少人在了,而他和韩文清呆的地方平时更是鲜少有人踏足,所以这个地方目前就他们两个人。一想到这里,叶修就放松了许多,好歹没其他人发现这件事。

 

“韩文清,这不好笑。”叶修板着脸看着韩文清,“你知道刚刚说出的那句话代表了什么吗?”

 

“我知道。”韩文清硬邦邦的说,显然对叶修刚刚问的那句话十分的不满,他讨厌叶修把他当做小孩子的态度。

 

叶修无声的叹了口气,他摸摸韩文清的头顶,柔软的触感倒是和韩文清本人的性格完全不同,这让叶修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而后,叶修笑着对韩文清道:“那老师就很郑重的拒绝你,抱歉,韩文清同学,想学人表白,等你长大之后再说吧。”

 

夕阳落在韩文清和叶修的身上,叶修看着眼前的韩文清,慢慢模糊在阳光中,直至消失不见……

 

 

 

“!!”叶修猛的从床上坐起,冷汗从额头落下,叶修瞄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间,叹了口气,这是第几次梦到韩文清了叶修自己也数不清了,明明当时是自己拒绝的韩文清,偏偏在韩文清离开之后还念念不忘。

 

“这都什么事啊。”叶修嘀咕着从床上爬起,挠着到处乱翘的头发进了卫生间。将自己梳洗一番,叶修坐到桌边开始整理学生档案。现在是快开学的时候,他作为高一重点班的班主任担子自然是比较重的,尤其是这届高一学校扩招,一个班级就有40个学生,叶修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幸好学校体谅老师,每个班级都会分到一个副班主任,叶修也不例外,他的副班主任,正在前往学校的路上。叶修瞄了眼自己隔壁的空房间,再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估摸着他的助手就要来了,归整好手上的档案,将档案收归在文件夹中,叶修开始整理被他弄得有点乱的客厅。作为荣耀中学最有名的教师,叶修的宿舍虽然一直有两个房间,可是一直都是他一个住的。这次学校因为扩招的缘故,叶修不得不结束他的单身生活,迎来一个未知的舍友。

 

“叩叩”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叶修加快手上的动作,将之前没有洗的臭袜子和内裤直接塞到沙发缝中,掩饰好这一切,叶修这才起身去开门。

 

叶修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韩文清。五年没见韩文清,他似乎变得更加沉稳了,一身简单的T恤加短裤被他穿出小混混穿着乖乖仔校服的感觉,看的叶修腿发软。

 

“韩文清?”叶修表示自己被吓到了。

 

“叶老师,好久不见。”韩文清露出一丝微笑,晃了晃自己手上的行李道:“不让我进去吗?”

 

叶修傻傻的让开身,看着韩文清极其自然的将自己的行李拎到他隔壁的房间,随后,叶修一拍自己脑门,喃喃道:“我该不会还在做梦吧。”

 

 

 

叶修和韩文清这一对师生在荣耀中学非常的出名,原因就是韩文清同学在入学没多久就有勇气公开在教室里怼叶修。说怼也不太对,其实韩文清只是在很正常的提出自己的疑问,可偏生他生来的长相和气质都比较“恶霸”,很多老师都被他的气质“怼”的说不出话。只有叶修不怕他,也只要叶修会耐心的在他求知的目光中给他解答疑惑。

 

“韩文清是个好学生,就是长得比较吓人一点。”叶修不止一次对他的同事说,可惜,没多少人相信他,隔壁班的黄少天老师摇着手指对叶修说道:“要说这韩文清,前几天把我们班女孩子吓哭的事我可都还记得呢。”叶修无奈极了,他倒是知道这件事,可韩文清明明只是想把那几个女生掉的东西还给她们而已。

 

每次韩文清被其他同学孤立的时候,叶修就会安慰他:“没事,老师知道你只是比较内敛,别听他们乱说。”这个时候,韩文清就会默默的点着头,然后揪紧自己的衣角。

 

是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师生关系开始变质了。大概是韩文清和他住一起之后吧,因为家庭原因,韩文清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叶修在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就把韩文清接来和自己住了。

 

“以后就把这边当做你的家。”叶修拍着韩文清的头道。韩文清提着行李站在叶修的房间门口,点了点头。

 

和韩文清住在一个宿舍的时光真是叶修觉得最幸福的时候,房间卫生、早中晚饭、备课资料整理,只要是韩文清有时间,几乎都帮叶修解决了。虽然叶修也对韩文清说过不用这样,可架不住韩文清看着他的眼神,最后只好作罢,只要求韩文清不要累着自己。或许是叶修太过于迟钝,竟然没有发现韩文清眼中越来越露骨的特殊情感,以至于最后韩文清对叶修告白的时候,叶修整个人是懵的。几乎是马上拒绝了韩文清,叶修始终觉得韩文清对自己的感情是依赖大于爱情,这种小孩子的依恋会让韩文清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以为自己的感情是喜欢。

 

“我知道了,叶老师再见。”在深深的看了眼叶修之后,韩文清转身离开了。而这一走,就是五年。

 

五年,没有让叶修忘记韩文清,反而越来越频繁的在梦中见到韩文清。有时候是韩文清在帮自己整理教案,有时候是他帮赖床的自己起床,还有时候,是他站在夕阳下郑重向自己告白。时间久了,叶修越发看不清自己的心了,在韩文清走后,他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那个被自己拒绝掉了的学生。

 

 

 

“叶老师,那门框不能吃。”韩文清从房间走出,见叶修扔扒着门框不放,不由出声道。叶修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揪着门框傻站着,迅速的松开门框,叶修干咳一声,低着头对韩文清问道:“呃……你是我的副班主任?”好吧,他承认他现在有些虚,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虚什么。

 

“是的。”韩文清慢慢走向叶修,叶修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空气顿时就凝固了。

 

“叶老师。”韩文清走到叶修面前,抬起他的头,认真的盯着叶修的眼睛说道:“你还记得你当年说的话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还经常梦到呢,叶修在内心腹诽,表面上则是僵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等不到叶修的回答,韩文清有些失望,不过马上他就振作起来,凑到叶修面前开口道:“不记得话,我就再说一遍,叶老师,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我……”叶修再次退步,谁知,这一退竟然碰到了墙上,韩文清再次逼近叶修,于是叶老师就华丽丽的被壁咚了。

 

“等等,韩文清同学,你凑的太近了。”叶修推开韩文清凑近的脸,却被韩文清抓住了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叶修手一抖,整张脸迅速红了起来,他别开头,不去看自己眼前的韩文清。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老师对我也有感觉?”韩文清越凑越近,满含期待的声音传到叶修耳边,让叶修下意识的点了头。

 

“唔!”叶修瞪大眼看着眼前的韩文清,他是真没想到韩文清竟然会这么突然的亲上来。叶修闭着嘴,在感受到韩文清的入侵时本想反抗,却在看到韩文清眼中的不安时放弃了,罢了,到底是两情相悦,现在又不是师生关系了,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于是,叶修放弃了抵抗,任由韩文清的舌头如暴风一般侵入自己的口腔。

 

叶修不知已经过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见叶修的表情有异,韩文清赶紧放开叶修。叶修喘着气扶着韩文清,无奈的开口道:“韩文清你这几年不见肺活量增加不少啊。”

 

韩文清瞄了眼叶修的细胳膊细腿,说道:“我有坚持锻炼。”

 

叶修郁闷的盯着韩文清的手臂,蓦然发现,之前和自己差不多的小萝卜头现在竟然已经比自己高半个头了,而且身材还这么好!没事,自己是语文老师,长那么壮也没什么用,这样挺好。叶修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叶修。”

 

“我在。”叶修靠在墙上回道。

 

“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韩文清头抵在叶修的额头上,再一次问道。

 

叶修眨着眼,盯着这个在自己梦里出现了五年的家伙,伸出手抱住韩文清的腰,凑到韩文清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愿意。”

 

韩文清猛的抱紧叶修,将自己埋在叶修的脖颈处就是一啃,叶修忍不住嘶声,拍着韩文清的背不满道:“你疯了吗。”

 

韩文清霸道的舔了叶修一口,而后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这是在做标记,以后你可不准去找其他男人了。”

 

叶修气笑道:“我什么时候找过别的男人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叶修倒是真的好奇了,“我说韩文清小同学,你倒是告诉我啊,我什么时候找过别的男人了?你怎么知道?”

 

韩文清沉着脸抱着叶修,就是不说话。叶修被韩文清的态度给逗得直乐,他仿佛看到了五年前每当韩文清有事不想和叶修说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让人又气又心疼。

 

“算了,你不说就算了,你先放开我。”叶修推推韩文清,示意他放开自己。韩文清依言放开叶修,但手还是抓着叶修十指紧扣不放。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粘人呢。”叶修无语的看着韩文清,将一直没关上的门顺手带上。

 

韩文清终于肯开口了:“那是因为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叶修一噎,似笑非笑的开口道:“我忽然后悔了。”

 

韩文清的手一紧,皱着眉道:“货物售出,概不退换。”

 

叶修噗嗤笑出声,他抬起手,像以前那样摸着韩文清的头,还是和以前一样柔软,和外表完全不符的触感。韩文清将叶修的手抓住放到自己心口,神情仍像当初在夕阳中对叶修告白那样庄重而郑重的说道:

 

“叶修,你说等我长大,现在我长大了,你说我们不符伦理,现在我们不再是师生关系。”韩文清顿了顿,而后缓慢而又认真的开口道:“我可以成为你的终生伴侣吗。”

 

叶修一怔,随即凑到韩文清嘴边亲了一口,抽出自己的手就往房间里走。韩文清站在原地摸着自己的唇,看着叶修的背影,紧绷的脸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叶修,我帮你整理档案。”

 

“啧,连老师都不叫了吗?”

 

“我们是同事。”

 

“好的,那小韩同志这些就交给你了。”

 

“不准偷懒。”

 

“韩文清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叶修痛心疾首状。

 

“……”韩文清板着脸,他忽然有点想打一顿眼前这个自己等了五年的家伙了怎么办。

 

评论(7)
热度(90)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