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土银】吃醋

土方十四郎在收到坂田银时正在和女孩子相亲的消息时,正准备去定食屋来一发土方特制蛋黄酱盖饭。听到这个消息,土方十四郎面上表现的不动声色,实际上手都要把刀柄给握碎了,这个该死的天然卷!土方十四郎愤愤的将蛋黄酱(狗粮)塞到嘴里,仿佛嘴里的蛋黄酱就是那个混蛋的血肉。

 

“哎呀,土方先生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太好。”老板娘面带忧色的开口。

 

土方十四郎咽下最后一口饭,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后,开口说道:“才没有的事。”

 

老板娘扶着脸颊,看着烦躁的土方十四郎,摇了摇头,明明就有心事,现在的男人还真是爱逞强。

 

“老板娘,多谢款待。”将钱放到桌上,土方十四郎抄起手边的村麻纱准备离开定食屋。

 

“哗啦”

 

“哎呀,是坂田先生啊,欢迎。”老板娘笑眯眯的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坂田银时,开口道。

 

“哦,老板娘,平时的来一份。”坂田银时睁着一双死鱼眼,坐到了忽然身体僵硬的土方十四郎身边。

 

“嗨嗨,平时的来一份是吧,稍等。”

 

土方十四郎瞪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坂田银时,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让他想质问眼前人,可是理智却制止了他的行动。理智和冲动的交织让土方十四郎的表情变得狰狞极了。转过头的坂田银时被土方十四郎的表情吓了一跳,他连忙移开了一个座位,惊吓的开口:“喂喂,什么情况啊土方君,你受了什么刺激了。”

 

“阿拉,坂田君,土方君今天心情不太好呢。”将宇治红豆银时盖饭放到坂田银时面前,老板娘开口道:“看起来似乎在担心什么东西。”

 

“担心?真选组的人的确应该担心一下他们的副长什么时候会吃坏脑子。”坂田银时嘟囔着说着。土方十四郎头冒青筋,咆哮着开口:“吃坏脑子是什么意思啊,蛋黄酱才不是这种东西啊混蛋!”

 

“啊?我有说是狗粮吗?有说吗?啊,难道是土方君承认了?自己承认蛋黄酱会吃坏你的脑子?”坂田银时摆出一张豆豆眼的表情凑到土方十四郎面前。

 

土方十四郎将手放到刀柄上,火大的想要拔出刀来,“混蛋你给我向蛋黄酱道歉啊你这天然卷。”

 

“银桑才不会向狗粮道歉呢!你才是要向银桑道歉啊,吃饭的时候看到你这张死人脸银桑吃饭的兴致都没有了。”

 

“可恶你说什么,有本事来打一架啊!”

 

“打就打,谁怕你啊你这税金小偷。”

 

“土方君,坂田君,你们冷静一点。”老板娘无奈的看着开始掐架的两人,有心劝架,奈何武力值不够,只好看着土方十四郎和坂田银时越打越远,直到两人滚出定食屋,这才叹了口气,这两人,总是不停的吵架。不过,土方君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郁闷了呢,老板娘笑眯眯的收拾着两人剩下的碗筷,真别扭啊,土方君。

 

坂田银时揪着土方十四郎的领子,土方十四郎抓着坂田银时的腰带,“我说你啊,你今天是故意找茬的是吗。”坂田银时开口。

 

“啧,谁故意找茬了,我说你啊,放开我!”

 

“你先放手银桑就放!”

 

“你先!”

 

“你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坂田银时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手,“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银桑就不和你计较了。”说完,坂田银时扯了扯自己的领子,撇撇嘴准备走人。

 

“喂,你站住!”土方十四郎语气恶劣的开口。

 

“啊?干什么,你还想打一架吗?”坂田银时转过身,十字架一跳一跳的看着土方十四郎。

 

“我……我听说!你刚刚去相亲了……有没有这回事?”土方十四郎眼神漂移,略带心虚的开口问道。

 

“相亲?谁?银桑吗?谁说的?我刚刚只是假装雇主的男朋友帮他赶走猥琐男而已,谁和你说银桑去相亲了?”坂田银时莫名其妙的开口,似乎是反应过来什么,坂田银时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欠揍,“呐呐,土方君,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谁……谁吃醋了,你别乱说。”

 

“哦,这样啊。”

 

“混蛋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没有,银桑什么表情都没有啊~”

 

“啧,小心我揍你啊你这混蛋天然卷。”

 

“嗨嗨,那我就在万事屋等着土方君来揍我了。”

 

“我……我下午休假……咳咳,那什么……”

 

“嗨,下午是吧,抱歉,银桑下午有约了。”

 

“可恶你又耍我!杀了你哟!”

 

评论(3)
热度(58)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