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结婚以后

11.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车子碾过一般,酸痛的不行,他迷茫的回想了一会,终于回想起了事情的经过。三天前,他因为没有及时服用抑制剂发情期忽然就到了,一时冲动他,他就答应让韩文清上了……叶修抽了抽嘴角,忽然想起韩文清在发情期之前说的话,恨不得啐一口口水喷到韩文清脸上!说好的停下呢!发情的alpha简直就是禽兽啊!三天,整整三天,他们就在霸图的宿舍从床上到小沙发上,再到浴室,再回床上……叶修捂着脸,忽然觉得有点没脸见人了,这可是在霸图的宿舍啊!以后要是看见霸图的人,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叶修扶着腰,想要从床上起来,他早就注意到自己身边的韩文清不知去向,所以自认为是个独立的Omega的叶修决定自力更生。颤颤巍巍的从床上艰难的坐起,平时一个简单的动作现在却做的无比艰难,叶修看着自己手臂上韩文清留下的一个个印记,忍不住滋了滋牙,alpha的占有欲可真强,看老韩这印记做的。由于起身的动作而滑落的被子被叶修掀开,不出意外的,大腿内侧已经完全没有一块好肉了。叶修甚至都不敢碰他,总感觉是不是弄乌青了。

 

正当叶修对着自己身上的痕迹啧啧有声的评价时,早早起来给叶修带早餐的韩文清终于回来了。他一打开门就见本该好好躺在床上的某只不安分的Omega正扶着腰,兴致勃勃的研究着什么。韩文清皱着眉,他走到叶修身边,将被叶修抛弃的被子重新盖在叶修身上,然后将自己买好的早餐打开,递到叶修面前道:“需不需要我喂你?”

 

叶修翻了个白眼,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文清道:“我需不需要韩文清大大看不出来吗?”

 

韩文清的脸诡异的红了红,他轻咳一声,有些结巴的说道:“那,那我喂你。”

 

叶修大大方方的张开嘴,韩文清扭捏的喂着叶修,两人的身份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弄反了。

 

默不作声的喂着叶修吃完了早饭,叶修靠在软软的枕头上,懒洋洋的说道:“老韩,给我拿张纸巾。”

 

韩文清看了眼叶修,发现叶修嘴边沾了几颗饭粒,随即放下手中的粥,俯身上前,捧着叶修的脸,用舌头把叶修嘴角边的饭粒全舔光了,末了,还不满足的伸进叶修的口中搅拌起来。叶修有心想挣扎,奈何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软趴趴的待着让韩文清亲完。

 

两人再次分开之时,嘴角都挂了一丝银丝,叶修喘着气,瞪着韩文清道:“你就是个大禽兽!发情期都过了还发情!”

 

韩文清满足的舔了舔唇,听到叶修的话,意味深长的看着叶修道:“我只对你发情,也只会对你这样,也只想干你。”

 

叶修听到韩文清这么说,腿都要软了,他忽然回想起之前发情期时那强烈的快感,顿时脸都燥了起来。韩文清似乎也想到了之前疯狂的三天,刚刚说情话的勇气全部都化为脸上的红晕蔓延开来。两个人傻傻的对视着,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叶修和韩文清这才反应过来,不自在的撇过头。

 

要说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人,真不愧是一对。两人说起一些不害臊的话来一溜一溜的,可是却会在一些很细小的小事上觉得不好意思。明明在make love 或者是kiss的时候才会害羞,可这两人,就像是电脑延迟一般,非得等事后才反应过来开始觉得臊得慌,弄得和两个青春期的纯情大小伙似的。

 

韩文清轻咳一声,帮叶修盖好被子,直到把叶修遮的严严实实的,这才前去开门。一开门,是宋奇英。只见这小伙子涨红着脸,连看都不敢看眼前的韩文清,快速的把手中的U盘递到,不,应该说是扔到韩文清的怀里,结结巴巴的留下一句:“韩指导经理叫我把资料整理好给你我整理好了你查收一下。”就脚底抹油的跑了。

 

韩文清拿着U盘,看着宋奇英落荒而逃的背影,无语极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吗?

 

叶修缩在被窝里看着韩文清傻傻的站在门口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老韩,你傻站着干嘛,没事就进来啊,冷死了。”韩文清默默的走进来关上门,他拿着U盘有些伤脑筋,为了叶修的发情期,他紧急向霸图俱乐部多请了几天的假期,现在一下子要补那么多的工作,还有个叶修要照顾,实在是让韩文清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像是看出韩文清在想什么,叶修朝韩文清说道:“你不用管我,去忙吧,对了,你记得把我的手机留下,我要给老板娘和沐橙打个电话。”

 

韩文清点了点头,他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你现在身体不适合运动,走路都不可以,我就在书房里,门开着,你有事就叫一下我。”

 

叶修点着头,从唠唠叨叨的韩文清手中接过手机,朝人摆摆手,示意韩文清可以跪安了。韩文清哭笑不得的看着利用完人就扔掉的叶修,无奈的摇摇头走开了、

 

叶修一拿到手机,就直接拨打了陈果的电话,他请的假期是三天,可是以他现在额身体状况,没个两三天别想出门了。

 

“喂,老板娘,是我,我叶修,恩恩,对,好的,我知道了。”叶修不住的应着电话里陈果的问题,见叶修意外的乖巧,陈果满意的点点头,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发现,叶修的嗓子哑了,她关心的问道:“叶修,你的嗓子好像有点问题,是感冒了吗?”

 

“啊,哦,那是因为我刚刚过了发情期,所以声音有点叫哑了。”叶修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句了不得的话来。

 

电话那头的陈果安静了片刻,接着是堪比海豚音的一声尖叫:“发,发情期???!!!”

 

评论(10)
热度(152)
© 小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