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结婚以后

5.

叶修和韩文清这一次见父母非常顺利的结束了,如果忽略掉叶秋黑沉黑沉的脸话,一切都非常完美。本来叶父叶母还想留韩文清在叶家多住几日,可是由于韩文清已经约好了时间打算带叶修去他家做客,所以只好作罢。

 

“什么时候,我们也约个时间和亲家公亲家母吃个饭吧,你说你这孩子,结个婚,那么仓促!婚礼都没办就结婚,你说说你……”叶父说罢拐杖都要戳到叶修头上了,语气里满满的恨铁不成钢。叶修无奈的站在韩文清身边,苦笑不已,要不是韩文清挡着,估计这一拐杖就直接下来了。

 

“好的,伯父,您别送我们了,有叶秋弟弟送我们去机场就可以了。”韩文清赶忙转移话题,沉稳的说道。叶父满意的点点头,叶秋瞪着韩文清,生气极了,谁是你叶秋弟弟,别乱说话。韩文清熟视无睹,他握着叶修的手朝着叶父叶母挥挥手,跟在叶秋身后,等叶秋将车开过来了,两人坐上了车,叶修的一口气终于松下来了。

 

叶秋转头斜了叶修一眼,冷哼一声,道:“活该!”

 

叶修耸耸肩,丝毫不将叶秋的小别扭看在眼里,他用左手捅了捅韩文清,揶揄道:“没想到啊老韩,你哄家长还挺有一套,看老头子给你哄得,高兴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叶秋发动汽车,翻了个白眼道:“老头子现在还没胡子吧。”

 

叶修挥挥手道:“这不是比喻嘛,你看刚刚老头子还有妈那一脸不舍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身边这位才是那二位亲儿子呢。”

 

韩文清开口欲言,前面开车的叶秋已经开口了,他头一仰,一斜,道:“这只是说明了,这家伙油嘴滑舌会讨他们开心罢了,妈还说什么小韩真可靠,哪个可靠的男人长得那么像黑社会的,还什么性格沉稳大方,那明明就是闷骚!你也就能骗骗爸妈,要我说,哥你还是赶紧离婚算了,这么一个alpha每天睡在你身边,你每天早上醒来不瘆得慌啊。”叶秋不愧是叶修的亲弟弟,至少在毒舌方面,叶秋弟弟的功力是绝对不比叶修差的。

 

韩文清头冒青筋,要不是叶秋在开车,他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忍得住不给眼前这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一拳。

 

叶修大概是看韩文清脸色太糟糕了,赶紧开口:“叶秋你胡说什么呢,人老韩哪里不可靠了,你看看他这腹肌,看看,多结实。”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拍着韩文清的腹肌,啧啧的称赞着,“再说了,人老韩那不是闷骚,那是明骚!”

 

明骚的韩文清瞪着叶修,把某人一直在自己腰间作怪的手给抓住放到自己怀里,恶狠狠的说:“你给我安分一点。”

 

叶修立马安静了。

 

叶秋看着没出息的哥哥,咬牙切齿的踩着油门一路冲到机场。叶修被自家弟弟的发疯弄得在车上摇摇晃晃半天,最后还是韩文清看不下去了,直接搂过叶修将他固定在自己怀里,这才安稳下来。叶修有些不习惯的动了动,他还不习惯和韩文清那么亲近,所以总有些别扭。韩文清低沉的嗓音出现在叶修上方,“别动,老实点。”

 

叶修僵住不动了,虽然注射了气味抑制剂,可是由于靠的太近的缘故,韩文清身上的属于alpha的味道一点一点的冲进叶修的鼻腔,韩文清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叶修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倒是蛮符合韩文清的风格的。叶修僵在韩文清的怀里开始胡思乱想,薄荷味道浓的时候会让人感到刺鼻,可是当薄荷的气味变淡的时候,却又异常的沁人心脾。韩文清这个人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总是非常不近人情的样子,可是叶修知道,韩文清的本质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做了韩文清十多年的对手,叶修对此深信不已。他始终记得当初他还是嘉世队长的时候,他带领嘉世到霸图打友谊赛的时候,因为他对韩文清一句无意的抱怨,韩文清特地带着他在打完比赛之后跑到距霸图俱乐部老远的地方去吃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想去的一家店吃饭。即使那个时候他们之间吃饭的气氛不是很友好,可是叶修是多么的庆幸,庆幸自己拥有这么一个对手,拥有这么一个好友。而现在,韩文清是他的alpha。叶修眨了眨眼,不知道为什么脸开始变烫了。

 

“叶修,你怎么了?”见叶修安安静静的靠在自己怀里,韩文清反而有点不适应了,他低下头,见叶修脸微微发红,眼神呆滞,不由得有些担心,将手放到叶修额头试了试温度,发现没问题了,这才放开叶修,让他坐好,“看起来没什么事,是车里空气太闷了吗?”

 

叶修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明显和韩文清不在一个频道上。

 

韩文清皱了皱眉,正想开口说什么,前方的叶秋猛的一个刹车,刚刚被韩文清放开的叶修随着惯性往前一冲,正当叶修以为自己要和前座来一个甜蜜的kiss之时,只见韩文清迅猛的搂过叶修,自己狠狠的撞到了前座上。

 

停下车的叶秋一回头,看到后座上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正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尤其是那个Omega还是自家哥哥的时候,恨不得狠狠的揍韩文清一顿!

 

评论(2)
热度(149)
© 小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