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abo]无关信息素的爱情

AA向√

AA向√

AA向√

双向暗恋√

雷者慎入。

【1】 【2】 【3】


一天时间转瞬即逝,叶修提着背包走出教室。平常这个时候,叶修不是找韩文清一起回家,就是找黄少天去网吧打游戏。今天却非常反常的独自回家,这倒是比较少见的情况。


韩文清将书本理到书包中,他望着叶修离去的背影,愣愣地站在座位旁思考着。喻文州将桌面清理干净,走到还趴在座位上发呆的黄少天面前,敲敲桌子,道:“少天同学,你昨天的语文作业还没交上来,老师说最迟今天放学前要给他。”


正在发呆的黄少天手忙脚乱地从书包中拿出一叠皱巴巴的试卷,然后递到喻文州面前,道:“给你给你,别来烦我。”


喻文州捏着黄少天的试卷站在他旁边,脸上挂着一如既往地笑容,道:“少天同学是在烦恼叶修的事情吗,其实你也不用很在意,毕竟……”


喻文州拉长了语调,非常满意地看到黄少天望向他的好奇眼神。


凑到黄少天耳边,喻文州小声地补完剩下的话:“叶修已经有喜欢的人不是吗?”


黄少天愕然地看着喻文州,他环顾四周,确定教室里除了还在发呆的韩文清以外没有其他人,这才揪着喻文州的领子,咬牙切齿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叶修告诉你的?”


黄少天有些恼怒,喻文州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叶修有喜欢的人,他知道是谁吗?要知道叶修喜欢的是一个alpha,这件事如果传出去,那么不管是叶修还是韩文清都是吃不了兜着走。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喻文州没有理会黄少天的无理,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黄少天近在咫尺的脸庞,没有说话。黄少天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这种陌生的气息让他不适极了。他松开喻文州的领子,警惕地望着他。


见黄少天对自己露出如果模样,喻文州反而笑得更欢了。他挥了挥手中的纸,笑道:“想知道的话,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单独谈谈?”


黄少天怀疑地打量着喻文州,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察觉出哪怕一丝的破绽。奈何喻文州段位太高,黄少天打量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好。”黄少天最终还是答应了。


喻文州嘴角笑意更深,他让出一步,对黄少天说道:“那少天同学把作业理一理我们就出发吧。”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了, 教室里就只剩下韩文清一人。


扫视着空无一人的教室,韩文清拿着书包走到叶修的座位旁,神情犹豫。他站在叶修桌边,从书包中掏出一只铅笔,像是小朋友标记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般,在叶修的桌面上草草画上几个字。画完后,韩文清如触电般扔掉手中的铅笔,转头就走。


夕阳的余晖照在叶修的桌面上,依稀可见韩文清的名字。


 

叶修驾轻熟路地在七拐八拐的小巷子中游走,他穿着学校的校服,和周围邋遢的环境如此的格格不入。一直走到小巷的尽头,他才停下脚步,打开巷子尽头的门。


“嘎吱”一声开门声响起。叶修扫开脚下的垃圾,望向昏暗环境下唯一的光源,提步走去。


“老关,还在忙活啊。”叶修抓过一把凳子坐到关榕飞旁边拖着下巴问道。


关榕飞扫了他一眼,头也不抬地回道:“你怎么又来了,是想做我的试验品吗?”


叶修难得没有直接反驳回去。他面上带着一丝忧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面对叶修难得的忧郁,关榕飞终于舍得从屏幕中转移视线望向叶修。


“怎么了?是被人欺负了还是欺负别人被家长骂了?”


叶修无奈地开口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惹是生非的人吗。”


关榕飞认真地说道:“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什么安分的人。”


叶修撇撇嘴,回道:“我可是个乖宝宝。”


关榕飞瞧着叶修的脸皮,确定又厚了一点后,点点头道:“是的,还是个脸皮很厚的乖宝宝。”


叶修挥挥手,不想要继续和关榕飞纠结这个问题,他认真地凝视着关榕飞,道:“老关,你之前说你有做过关于alpha和alpha的信息素的结合,有结果了吗。”


关榕飞讶异地瞧着叶修,似乎有些不认识他一般。


叶修面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和平时有任何的不同。


关榕飞沉默半晌,然后开口说道:“没有结果。”


“这样啊。”叶修点点头,似乎早就知道关榕飞会说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忙吧。”叶修起身,拿着背包就往外走。


“叶修。”关榕飞叫住叶修,他一向是个很干脆的一个人,现在却有些踌躇,“alpha和alpha之间不仅是生理障碍,还有……”


“我知道,我就是问问,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叶修笑得平淡风轻,可是关榕飞就知道叶修并不像表面上表现的这么淡定。


“不要走我的老路,叶修。”关榕飞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一丝惆怅。


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走出深巷,叶修长长地吸了口气。关榕飞的声音还在他脑中徘徊。其实他早就知道答案的,只不过有些不死心罢了。叶修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晃荡,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人群。


一对AO情侣如胶似漆地经过他的身旁,带着一股浓浓的信息素,熏得叶修不住的咳嗽。对于这种已经结合过的alpha和Omega,他们的信息素对叶修并没有什么引诱发情或者对决的作用。因为已经结合过的alpha和Omega是互相标记过对方的,所以他们腺体也只会对标记过的对方有反应。叶修摸摸鼻子,擤掉鼻子中残留的味道。欸,要是自己和韩文清都是个beta的话应该没这么多问题了吧,叶修感叹道。


等等,叶修忽然停住了脚步,额头渐渐冒出冷汗。他忽然有个想法,而且这个想法可以说非常匪夷所思了。如果一个alpha失去他的腺体,那么他会如何?是会变成死掉,还是会……变成beta?


叶修晃晃脑袋,企图将他脑中异想天开的想法甩出去。可是某些东西,一旦扎根就很难清除干净了。


“我一定是疯了。”叶修喃喃道,他在街边停顿片刻,然后快速的朝家跑去。


评论(2)
热度(86)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