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二零一三》 ——于黑夜中诞生的一丝曙光

  读二零一三,每一次总有不同的感受,我记得之前有人和我说,母鸡的文既有属于女生的细腻情感,又有属于男生胸怀壮阔的家国天下,这一点,在二零一三这篇文中显得尤为突出。

 


  在第一次看文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是闻弟落入深海的那一幕,记得当时的我偷偷躲在被窝中,眼中流下了酸涩的泪水。闻弟是爱谢枫桦的,正因为爱她所以为了她的幸福,什么都不说,一直到死,谢枫桦都不知道,曾经有个少年,将她放在心底最珍重的位置。除了这对cp外,还有赖杰和老小。其实我至今都没读懂赖杰对老小是否真的有感情。或许是有一点的,不然不会在老小死后将他死死的记在心里,或许又没有,赖杰对老小,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失误导致了老小死亡的自责。对老小,赖杰愧疚有之,后悔有之,更多的,是遗憾和痛苦。赖杰的情感在文中着墨并不多,可就是因为不多,所以让人在意,让人遐想。二零一三文的情感总是这么揪心,就算是最后顺利HE的主cp,也有令人遗憾的地方。我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过一条这样的评论,要是没有这场末世,蒙烽和刘砚,或许会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当我再一次重温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同意这个观点的。要是没有末世,蒙烽依旧是个被生活揉搓的不成人形糙汉子,刘砚可能会将曾经最美好的感情放在心底,放置,积灰,永远封存。这场末世,是人类的灾难,却是蒙烽和刘砚之间的缘分。他们是相爱的,但是生活打败了爱情,所以他们分离。可是当环境变换,所谓的生活,又将这对鸳鸯紧紧的绑在一起,永不分离。



  我曾为文中细腻的情感而落泪,可是最后,当我再次回顾二零一三的时候,我发现,这篇文最吸引我的地方,并不仅仅是人物之间的爱恨情愁。

 


  在二零一三中,我有一个非常难忘的片段,那就是当赖杰找到蒙烽的时候,对于不肯加入他们的蒙烽,埋怨祖国的蒙烽,赖杰是这样说的——



 “国家在哪里?它不是一个虚幻的名词。”

  赖杰漠然道:“蒙烽中士,它是这个农场,农场里的所有人,也包括你的爱人。”

 “南到南沙群岛,北到漠河,你所站的地方,你在逃亡里走过的每一寸土地,满目疮痍的故乡,变成废墟的城市,就是你的祖国。”

 


  看到这段的时候,我心里曾想过,也许蒙烽做的没错,为了一个“虚幻”的名词,白白搭上性命和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多傻,这是一个多么正常的想法,一个非常符合普通人的想法。可是他是个军人,就算生活磨平了他的棱角,他到底还是军人,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加入飓风队,选择了和他最爱的刘砚再次分手。在这一刻,我忽然意识到,二零一三这篇文,并不仅仅只是一篇讲述两对情侣在末世如何生存的故事,它还包括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军人的信念,对于国家的定义,关于人道主义和利己主义的探讨,以及在极度逆境中绝处逢生的人类精神。



 结尾的最后一段,是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摘抄自刘砚的日记:



 生命是宇宙温柔释放的绚烂星辰,瑰丽的极光与太阳风;是漫山遍野的青松,花田里怒放的花朵;是永不磨灭,代代传承的灵魂,信念,与血管中流淌的热血。


 即使它曾经从沉沦与血腥的土壤中发芽,却依旧挡不住那新生的坚定信念。


 万千生命,造就一个欣欣向荣的新世界。


 于灰烬中重生,迎着末日曙光,属于人类的新未来,已经破开阴霾,凤凰涅槃。


评论(4)
热度(29)
© 小肉球的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