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周叶叶黄叶受爱好者,杂食的不行,小短篇渣文笔,黑历史练笔小短篇存放处,推文什么的也会放

【韩叶】听说这封情书是你写给我的?

是的……我又来开了一个坑,坑这种东西……慢慢填……慢慢填……【光速逃走】

【1】

荣耀中学流传着一首歌谣。

韩文清的脸,像魔头,一瞪瞪倒整栋大头,整栋大头,怕魔头,一被瞪到就吓到滚下大楼。

所以,几乎荣耀中学所有的学生都想象不出,这世上会有哪个勇士会喜欢上韩文清这样的大“魔头”。不过事情嘛,总有例外,总有一些口味比较奇特的勇士喜欢这种口味的……

 

 

韩文清今天一到教室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为什么其他同学看他的眼神会这么奇怪?韩文清有些纳闷地想着,他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作业放到桌面上,屁股才碰到椅子一秒,就感觉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硌得慌,于是,感觉到不对劲的他又把屁股抬了起来。这一抬,韩文清就有些惊悚了,他的椅子上被人订了一个图钉??

愤怒的将图钉从椅子上拔下,韩文清将手中的粉色信笺和图钉狠狠地甩在桌上,环视四周,道:“是谁干的恶作剧?”

班级里的同学集体摇头,他们一过来就看到韩文清的椅子上被订了一个图钉,可是具体是谁干的,还真的没一个人知道。一想到这里,霸图班的同学们就有些同情自家班长,这是多大仇啊,恨到在椅子上放图钉这样报复他。

韩文清阴沉着脸扫视了一圈四周,这个举动除了让同学们的表情变得更加惊悚以外没有任何的收获,韩文清皱着眉头思考片刻,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难道是自己无意间得罪了什么人吗?韩文清思索着,他的手摩挲着图钉,眼神锐利,看的某些罪魁祸首愈加的胆战心惊。

此刻,某些罪魁祸首正悄悄地交流起了某些情报。

罪魁祸首之一张佳乐偷偷地在桌子底下给叶修打着小报告:“喂喂,叶修,我就说这个主意不行吧,班长根本就没注意到你的情书,他以为你在威胁他呢!”张佳乐抬头瞅瞅韩文清的表情,吓得冷汗都要出来了。

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什么?威胁?我?”

“是啊,你不是往椅子上订了一颗图钉吗。”张佳乐回道。

“我那不是怕情书被吹跑吗。”罪魁祸首主要头目叶修有些不服气的回道。

“……”张佳乐有些无语,道:“可是你的那封情书班长可是一眼都没看,光顾着研究图钉去了。”

叶修在内心沉痛地反省一秒,道:“失策失策,差点忘了老韩是个大傻逼。”

见叶修这么说自家班长,张佳乐有些不乐意了,回道:“你才是大傻逼呢,傻逼叶修。”

“呵呵,计划一不成功,计划二启动。”叶修不去理会张佳乐的挑衅干脆利索地回完短信,就收起手机,现在是晚自习阶段,他们班的负责老师是最龟毛的教导主任冯宪君,要是被他抓到了自己在玩手机,那手机妥妥的是拿不回来了。

“操。”张佳乐暗骂一声收起手机,叶修那个家伙又无视自己了!

“张佳乐,你注意点,别等会又被佟老师发现你在玩手机。”张新杰从语文书中抬起头,看着一直在玩手机的张佳乐说道。他早就看张佳乐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很不舒服了,现在见他已经打扰到自己学习了,张新杰终于忍不住出口提醒了。

“行行行,我知道了,不看了。”张佳乐挥挥手,他对张新杰的唠叨一向没什么耐心,拿出一本英语书竖在自己面前,张佳乐手一放,头一歪,睡觉。

张新杰拧着眉毛看了张佳乐一眼,叹息着摇头瞥开了视线。

孺子不可教也。

 

而韩文清这边,一直到晚自习结束,韩文清都没揪出到底是谁把图钉订到自己椅子上的,拿着图钉和粉色信笺走到垃圾桶边,韩文清随手往垃圾桶一扔,转身就走了。片刻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垃圾桶旁边,捡起了刚刚被韩文清扔下的信笺,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韩文清拉耸着眼皮背着英语课文,有些昏沉地往学校走去,昨天他想了一个晚上,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到底得罪了谁,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睡着,现在自然是没什么精神的、

“……Anne lived inAmsterdam in the Netherlands during World War Ⅱ. Herfamily was Jewish so nearly twenty-five months before they were discovered……”

“啪!”

韩文清惊怒地转头,刚刚几乎快淹没他的睡意顿时就被着一下砸得无影无踪,他摸了摸自己的头,不出意外地肿了一个大包。捡起被粉色纸条包围的石子,韩文清紧捏着石头,环视四周,咬牙道:“到底是谁!有本事就堂堂正正地来啊!偷偷摸摸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其他学生见状缩了缩脖子,加快脚步走过韩文清,呜呜呜,韩学长的表情好可怕,麻麻,我要回家!

沉着脸在附近走了一圈,韩文清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人物,愤怒地把石子扔到垃圾桶,韩文清踏着重重地脚步往教室走去。要是不查出到底是谁一直做小动作,他就不信韩!

就在韩文清身后50米处,三个身影偷摸着冒了出来。

黄少天推搡着张佳乐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还同班同学呢,下手真狠啊,我看韩文清头都肿了。”

张佳乐不服气地推了回去,道:“又不是我扔的,明明就是老叶扔的,关我屁事。”

叶修摸了摸额上的冷汗,道:“快别说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别说告白了,要是让老韩知道是我干的,那还不把我吊起来揍啊!”

黄少天和张佳乐立刻同情地看着叶修,道:“辛苦你了,老叶。”

“操!”叶修骂了一句,“我被揍,你们两个也别想逃!”

“靠!”黄少天和张佳乐顿时不服气了,道:“有没有兄弟义气了?有这样出卖人的吗?”

“好了好了别吵了,既然计划二失败了,那就启动第三套方案,走,我们去准备。”叶修大手一挥,三人齐刷刷地往教学楼里冲去。

 

第二节课后,韩文清去了趟厕所,每次基本上到了这个时间,都是韩文清来厕所解决生理问题的时间。别误会,只是尿尿而已,早上喝下的豆浆在这个时候已经全部转换成尿液屯在膀胱,一节课下来,韩文清基本上已经憋不住了。脱下裤子,韩文清利落地掏出他的小兄弟,挥了挥,对准小便池,开始发射子弹。

正当韩文清的一抛尿快释放完毕时,厕所的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韩文清手一抖,膀胱一紧,尿……尿不出来了,这……就有点尴尬了。韩文清很生气,韩文清很愤怒!他甩了甩自己的小兄弟,企图让他再尿一点出来,这种没尿完的感觉真的让他超级蛋疼。到底是谁!韩文清咬着牙把小兄弟塞回自己的裤裆,脚步不停地外冲去,他要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厕所外面乱放炮!因此,他忽略了从窗外抛进来的一张粉红色的小纸条……

手忙脚乱地逃离厕所窗外,叶修张佳乐黄少天三人心有余悸地对视一眼,黄少天埋怨道:“所以我就叫一声就好了嘛,干嘛放炮!”

张佳乐拍了拍胸口,顺了口气道:“我这不是怕班长注意不到吗。”

叶修幽怨地扫了两人一眼,道:“别说了,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能告白成功了。”

张佳乐和黄少天同情地拍拍叶修的肩膀,沉痛地跟着叶修叹了口气。

叶修张佳乐黄少天的第三套方案,全部扑街……

 

评论(30)
热度(120)
© 小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